菜单

远未发挥森林的财富、福利和安全功能,  为了进一步探讨绿色发展背景下林业经济发展的热点问题

2019年8月27日 - 网投开户

《中国绿色时报》2012年01月04日讯
20年前的里约热内卢环境发展大会,点燃了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希望。但20年过去了,新老问题迸发,发展危机仍然严峻。2012年6月,各国首脑将再次聚首,反思和规划人类可持续发展问题。因此,绿色发展新理念正在冲击着我们。

——绿色发展背景下的林业经济论坛专家发言摘登

  中国绿色时报1月4日报道 党的十七大把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作为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要目标和战略举措,并在“十二五”规划中将“绿色发展”作为主基调。作为与绿色发展有着天然联系的我国林业,已经并将继续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目前,我国正在全面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沉睡的山林被唤醒,亿万农民的发展渴望被激活,林业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活力竞相释放,全面助力经济转型和绿色发展。
  为了进一步探讨绿色发展背景下林业经济发展的热点问题,更好地为林业发展全局提供决策咨询和智力支撑,2011年12月17日,中国林科院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国家林业局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中国林科院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会聚一堂,就“绿色发展背景下的林业经济”进行认真探讨和学术交流。

绿色发展需要林业科技创新支撑
张守攻(中国林科院院长、研究员)

  绿色发展,本身就是一种创新,是建立在生态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力的约束条件下,将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重要支柱的一种新型发展模式。经过国际金融危机的洗礼,世界经济发展格局呈现出了新的特点和变化。全球气候变化等生态问题的凸显,使绿色发展模式逐渐成为未来全球共同努力的方向。因此,谁抢先占领绿色发展制高点,谁就能在新一轮发展中赢得先机、把握主动。
  森林在全球生态系统中具有独有的地位和功能,承载着潜力巨大的可循环工业、可固碳农业和可再生能源产业,在推进经济转型中发挥着基础作用,扮演着无可替代的角色,对减少碳排放、发展低碳循环经济、开发清洁能源等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因此,以提供生态服务和绿色产品为主的林业,与绿色发展有着天然的联系。但是,要充分发挥我国林业在绿色发展中的基础和引领作用,不仅需要政策支持、资金投入,更需要科技创新。林业科研不仅要在自然科学技术创新方面为林业绿色发展提供支撑,更要依托丰富的自然科学研究成果、凭借长期积累的翔实科研数据,汇聚不同学科背景的多领域专家,在林业经济、林业政策、宏观战略与规划等软科学研究方面,开展林业经济管理和林业软科学研究,为林业绿色发展提供决策依据和智力支持。
  《绿色发展需要林业科技创新支撑》
 

中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意义重大
温铁军(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教授)

 

  中国30年集体林权改革经历了“分-卖-分”3次林改过程。20世纪80年代初期,南方集体林区以分为主,这是由1980年国家财政严重赤字压力下被中央地方分灶吃饭的“财政甩包袱”政策所致。20世纪90年代初期,转变为以卖为主,地方政府在以林木和林地为主要资源的地方推进以卖为主的改革,主要是地方财政应对赤字和债务危机的客观结果。这两次林改都是在财政危机和资本要素极度稀缺的外部压力下发生的。而第三次则不同,在于资本过剩寻求避险投资,即三大资本过剩。因此,于2003年再次开始的林权改革,仍以分为主。
  这次改革很现实地帮助已经过剩的产业资本、金融资本重回山区和其他资源地区,获得占有资本化收益的“搭便车”机会,把林区农户、合作社、企业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有很多地方把社区林业作为构建林区生态文明的基础,这是符合人多地少基本国情的合理对策。而社区林业与企业化林业之最大不同,就在于把“以人为本”积极地、互动地纳入到了社区林业维护资源环境安全的综合发展指导思想中,并直接与股份合作社建设相结合。这样,把微观组织建设与国家战略调整结合的实践,是新林改具有的重大现实意义。
  《中国集体林权改革的宏观经济背景》
 

出口市场寻求多元并注重满足内需
宋维明(北京林业大学校长、教授)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木质林产品贸易不断发展,并有加速增长之势,世界市场对木质林产品贸易存在着刚性需求。在各类木质林产品中,木家具贸易和人造板贸易发展十分迅速。其中,木家具在世界木质林产品贸易中占据主导地位;锯材贸易增长趋于平稳,已成为第二大木质林产品贸易品;木浆贸易在发展过程中呈现小幅波动上涨的趋势;原木贸易在世界木质林产品贸易中所占的比例正逐渐降低。同期,我国林产品出口所占世界林产品出口比重逐渐提高,而欧洲国家林产品出口比重却呈下降之势。世界林产品进口贸易主要发生在欧洲、北美洲和亚洲地区,美国一直占据世界林产品进口市场第一的位置。
  近年来,我国成为世界林产品的重要进口国。在当前世界木材资源供给日趋紧张,木材贸易的合法性要求逐渐提高、低附加值木质林产品出口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形势下,应尽快促进我国木材产品出口市场多元化的形成,要从“高度外向型模式”向“内外需并举”模式转变,挖掘和发挥国内市场潜力;主动加强木材产品合法性认证的建设工作,为木材产品合法性提供证明;我国木材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要不断制定新制度,实施品牌战略,尽快实现由贴牌生产向自主品牌培育转变。
  《中国木材安全问题》
 

实现从传统林业向现代林业转变
王焕良(国家林业局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党委书记、研究员)

  过去10年,在理论方面,我国林业实现了从传统林业向现代林业转变,以木材生产为主向以生态建设为主转变,确立了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道路,逐步形成了现代林业发展的思想。在实践方面,六大工程成为林业建设的核心、发挥森林多功能的载体。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带来了农村经营体制大变革,农村生产关系大调整,农村生产要素大活化,农村社会生产力大解放。《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及中央林业工作会议,使林业政策集中体现为从单一支持建设为主向综合支持转变,既支持生态建设,又支持改革和民生。同样,产业建设亦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并形成了完备的市场机制,呈现出若干个世界第一的良好局面。
  未来10年,六大工程将得以延续和丰富,并有逐步走向经常化的趋势;将以应对气候变化为主题,实现森林面积、蓄积量增长的两项承诺。新的命题赋予林业在减排中以重要作用。中国的减排战略应该是:相对减排。其战略措施,一是单位GDP温室气体排放下降,二是增加碳汇抵排。林业由此成为这一战略的重要支撑,并演化出两个工作方向和目标:继续增加森林面积和提高森林质量。
  《中国林业发展的若干问题》
 

产业转型的重点和难点在林产工业
陈幸良(中国林科院副院长、研究员)

  中国林业是在应对气候变化、能源紧缺、生态环境危机等背景下进入新的转折和发展的。从全球问题的视角来看,林业是解决“三源”问题——资源、能源、水源问题的关键,是解决“三循环”问题——碳循环、氮循环、氧循环的中枢。仅一个碳循环异常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增加,就足以引起全球各国首脑的关注,可见森林与林业问题是绿色增长的主要话题,是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核心内容。
  我国由以木材生产为主向以生态建设为主的转变,标志着林业转型的开始;而生态、产业、文化三大体系概念与森林生态系统经营、森林多功能利用等现代林业思想的形成,标志着林业产业更向绿色和循环产业的形态发展。
  目前,林业产业发展势头良好的明显标志就是规模扩大,结构逐步优化,第一产业发展加速,新兴产业不断兴起,尤其是林产品国际贸易迅速增长,我国现已成为世界林产品第二大国。从林业产业发展转型的重点来看,应放在第二产业,因为该领域小型企业众多,加工技术水平较低,科技含量不高,产品和原材料都对国际市场依赖度高,随着劳动力、原材料成本的提高,第二产业面临的困难将越来越多。因此,林业产业转型的重点和难点都在林产工业。
  《中国林业产业绿色转型趋势分析》
 

绿色发展需要树立森林富国的理念
侯元兆(中国林科院科信所原所长、研究员)

  20年前的里约热内卢环境发展大会,点燃了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希望。但20年过去了,新老问题迸发,发展危机仍然严峻。2012年6月,各国首脑将再次聚首,反思和规划人类可持续发展问题。因此,绿色发展新理念正在冲击着我们。
  绿色发展,不再是把传统发展贴上绿色标签,而是主张实实在在地把投资重点转向自然资本,把各种自然资本的蛋糕做大,以使人类社会坐落其上。从理论上讲,森林、农田、草原、淡水、海洋等自然资产,都将成为投资热点。尤其是森林,它的地位将被定义为发展基础;其功能,也将被定义为基础的国民财富、基础的国民福利和基础的国民安全。因此,如果科学经营我国森林,就可解决经济发展面临的资源短缺问题,包括能源危机,还可改善国民福利和国民安全。粗略推测,用30-40年的时间,我国可形成总价值约为160万亿元的立木财富。这笔财富,可变成640万亿元的原材料财富和2400万亿元的一次加工产品财富,流量财富年均60万亿元。
  目前,因为缺乏对绿色发展的政策、财政、机构、科技等相应的革命性安排,我国的43亿亩林业用地未能形成财富实力,远未发挥森林的财富、福利和安全功能。在此建议,“森林重庆”做法值得借鉴,这是一个大规模实践的绿色发展案例,它代表了新的发展模式和追求财富的方向。
  《森林富国论——寻找绿色发展中森林的位置》
 

林业县域经济要差别化协同化发展
陈绍志(中国林科院科信所所长、副研究员)

  林业县域经济的强弱直接影响着国家林业发展的基础,其蓬勃发展是实现绿色增长的关键。因此,研究林业县域经济发展模式,不仅可以有效发挥林业产业大县的示范和辐射作用,而且对引导林业产业科学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近年来,我国县域层面的林业特色产业集群初步形成,木竹加工、花卉苗木、木本油料产业快速发展,野生动植物繁育利用、森林旅游、林下经济等新兴产业成为林业经济新的增长点,涌现出了江苏邳州、浙江安吉、浙江临安、河南鄢陵、湖南耒阳、广西宁明、福建沙县等一批有特色、有影响的林业产业大县。他们的主要模式与经验在于:因地制宜、立足区位优势,培育特色产业;强化政策扶持,激发产业发展活力;依靠科技创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以市场为导向,延伸产业发展链条;发挥龙头企业带动作用,促进产业集群发展;挖掘传统文化,提升产业品牌内涵。
  壮大林业县域经济、促进现代林业发展,这是时代赋予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需要高度重视,通过分类指导,促进林业县域经济差别化、协同化发展;将林业“双增”目标分解到全国各县域,确保任务有效完成;采取有力措施加强林业示范县建设;扶持壮大县域林业龙头企业;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创新林业经济发展模式。
  《中国林业县域经济发展模式分析及推动策略》
 

绿色发展,不再是把传统发展贴上绿色标签,而是主张实实在在地把投资重点转向自然资本,把各种自然资本的蛋糕做大,以使人类社会坐落其上。从理论上讲,森林、农田、草原、淡水、海洋等自然资产,都将成为投资热点。尤其是森林,它的地位将被定义为发展基础;其功能,也将被定义为基础的国民财富、基础的国民福利和基础的国民安全。因此,如果科学经营我国森林,就可解决经济发展面临的资源短缺问题,包括能源危机,还可改善国民福利和国民安全。粗略推测,用30-40年的时间,我国可形成总价值约为160万亿元的立木财富。这笔财富,可变成640万亿元的原材料财富和2400万亿元的一次加工产品财富,流量财富年均60万亿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